长安月影

〖快新〗谎言

There is a fine line between angela and demons.
天使与恶魔不过一线之隔。
(一)失去

我还是失去了他。

在我17岁那年的游乐场里,永远的失去了他。

我已经到了会常常回忆过去的年纪,独属于过去的那一扇大门一但打开,过去的片段就一下子展现在我的面前。

而我和以前不同,我真正地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自己,却发现了自己永远不愿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我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那样善良又无私。

我曾失去过记忆,这是事实。

但我在失忆后第三个月就恢复了记忆,这也是事实。

可我没有告知我的家人,这更是事实。

其实我和他早就已经分开了。

在我失忆之前,在他恢复之前,就已经提出了。

是我提出的。

是我任性的提出的。

也许是因为赌气吧,我等了他几年,从希望到失望最后到绝望,如此之后,就算再喜欢他,再爱着他,我也对这样只会傻傻等待他的自己厌倦了。

那时,我发疯似的,然后在冲动之下,提出了分开。

而他,在一片沉默之中,答应了我。

【好,我答应你。】

【兰,你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祝你幸福,再见,兰。】

可是我没有想到,再次见到他,竟会在那种情况下。

当时,我不过是在放学路上,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我看见了地狱。

这段往事太过于深刻,以至于我都不敢接触,也只能让它渐渐腐烂在我的记忆深刻中。

【放开她,琴酒,她和那个计划没有任何关系!】

【兰,别哭,我们一定都会活下去的。】

【兰,别睡,别睡……】

然后,因为受到了太多的惊吓,我得了短暂性失忆症,却只记得他。

如同我看过的狗血电视剧一般的情节。

多好,我爱的人就在我身边,我们从此不在分离,多好,多好啊。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他就在我身边,为什么会感觉到孤独与寂寞呢?

直到我遇见了那个人。

那个与他样貌相似如双生子的人。




鬼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啊――
我要疯了,竟然写崩了!写崩了!写崩了!(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别怪我,要怪就怪万恶的期末考,万恶的老师,万恶的作业们吧。
不过现在,我先默默在我主小柯前懊悔自己的过错吧~
(话说我应该庆幸你们不会向我寄刀片吧)

〖快新〗谎言

(二)故土

我又梦见他了。

不知,不,应该是从几十年前定居美国开始,我便一次又一次地梦见他。

有时是他17岁时,在夜暮之下,温柔地亲吻着幼小的我的手背,表情有些无赖,还有些那时我说不清的情绪,眼底里的还有几分奸笑;有时是他18岁时,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对我露出和以往不同的温和轻笑;有时是他19岁时,在情人节时偷偷扮成快递员给我送一束蓝玫瑰花,害的我被兰追问了一个礼拜;有时是……

原来,我到底还是没有忘记他啊。

【新一新一,如果,我是说如果,但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哦,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或娶了别人,你会怎么做?】

那时的他一如往常一样有些无赖地问我,口中还含有我给他买的巧克力。

【我会忘了你,把你忘得干干净净。】

那时的我一如往常一样翻着不知看了几百次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就随口一说道。

抬起头时,果然看见某人忧伤的表情,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但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再一起么?】

【嗯,新一,我绝对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我一定会爱新一一辈子的!】

现在一想,只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了,就算被人誉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就算拥有聪明的头脑,可到底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

这一次我梦到了我和兰的婚礼。

那时我被嫉妒所驱使,一时冲动,让灰原帮我送去了我和兰的结婚请贴。

灰原当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答应了我。

可她的眼神中,透露出那时我所不懂的情绪。

那时的兰,身体恢复得很好,除了记忆依旧没有恢复外,已经可以正常行动。

众人听闻我的婚讯时,都表现的十分诧异,但都没有阻止我,是啊,在他们眼中,我和兰是理所当然,是天作之合,是命中注定,不是吗?

可那时的我,只想着,算了吧,除了他,和谁过,不都一样?

于是,婚礼愉快的进行。

于是,他来了。

于是,我们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过了几年后,他果然成为了超越他父亲的魔术师。

而我,也成为了一个在世人眼中真正的名侦探。

可我其实早已不是一个合格的侦探,我可以正视过去,可以正视未来,却独独正视不了他。

〖快新〗谎言

Detective――侦探

(一)初始

我不知道该怎样记下这件往事。

这件往事发生在我十七岁那年,可如今,已有五十年载矣。

因这件往事而导致的某些身体原因,我的失忆正在流失,为了不让我自己忘掉我的一切,我只能在日记本上记下我的一生。

第一本侦探小说,第一次破案,第一次认真的去了解犯人,第一次遇见我命中注定的宿敌,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分手。

原来,我这一生居然有这么多第一次啊。
原来,这么多第一次,我都给了他。

初次见他,是在江古田。

我阻止了他的“工作”。
却没能抓往他。

白色身影随白布一同坠下,消失在我的眼前。

说真的,我挺讨厌他的。

讨厌他装模作样,讨厌他总是送蓝玫瑰给我,讨厌他突然对我告白,可最讨厌的,是他最终成了别人的伴侣。
然后连他的婚礼也不能让我参加。

可这一切,都是我导致的。
这是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在组织破灭的前不久,我、他、FBl以及日本公安一起安排了一个计划。

很遗憾,计划的具体安排早已流失在我的记忆里。

但也正是这个计划,改变了我们的一生。

无数人死于这件往事,之后,就成为了我和他的噩梦。

【工藤,你后悔吗?】

【灰原,我从不做后悔的事。】
因为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

可到底还是嫉妒的。

不然我也不会拜托灰原给他我和兰的结婚请贴。

他按时来参加了。
但我却有些胆怯了。

现如今想来,他是我年少时的诗与远方,亦是我回不去的故土。

灰原小姐和她的宠物们(一)


                          【一】

        米花町的灰原小姐有一只猫,叫做柯南。
                             

                          【二】

               灰原小姐不喜欢柯南。

               因为她的姐姐为救柯南而去世了。

               可她还是留下了柯南。

               却不想,这只是麻烦的开始……

                          【三】

             柯南是一只白猫。

             一只有着湛蓝眼瞳的奇怪猫咪。

             它会叫灰原小姐起床,会定时开电视机看侦探节目,会在某一天翻出不知被姐姐放哪的福尔摩斯全集,会安慰有时思念姐姐的灰原小姐。

             灰原小姐认为柯南真是一只奇怪的猫咪。
                               

                           【四】

        如果有一天你家的猫咪从外面带来一只流浪狗怎么办?

         看到自家客厅的一只脏兮兮的分不清颜色的小狗以及柯南哀求的表情,灰原小姐果断地……把那只狗丢了。

         结果不出所料的被柯南吵了一个下午。

         然后服部就这样被收养了。

                             【五】

         服部的名字是柯南取的。
         准确来说是用字典选的。

         但好像出乎意料的受到那只狗的喜爱。

         没错,服部,也就是那只脏的分不清颜色的哈士奇狗。

         虽然说它现在也已经被灰原小姐洗干净了,但服部原来毛色为黑……所以依旧是黑色的有些脏的样子。
        

                                【六】

          服部和柯南相处的很好。

          好到常常一起看电视,一起看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侦探推理小说。

          但灰原小姐却有点不高兴。

          可能是因为柯南很久没有叫她起床了吧?

                                 【七】

           灰原小姐家的樱桃树又一次被偷了。

           据邻居家阿笠博士说,还是一只白鸽偷的。
 
          对此,服部和柯南常常在院子里蹲守,只是很可惜,好像并没有什么成效……
            

                                 【八】

      米花盯公园里又多了几只流浪宠物。

      灰原小姐其实一开始就不想管,可鬼使神差的停在了一只拉布拉多犬的身边。

      这只狗长的十分奇怪,特别是那双眼睛。
 
     其实灰原小姐说不出哪里奇怪,只是那只狗身上具有一些不一样的气质,并结合外表就十分怪异了。

      再三考虑,灰原小姐把它带回了家。
                                           

                                  【九】       

         很奇异。

         连服部都不喜欢的诸星,而柯南却并不排斥。
 
        诸星是灰原小姐给那只拉布拉多犬取的名字。

         不过,灰原小姐仔细地想了想,突然发现柯南的人缘,不,应该是宠缘很好。

         有时灰原小姐遛柯南时都可以发现很多不知名的小猫小狗向它打招呼,甚至还有一次,灰原小姐路过宠物店时还有只仓鼠对它打招呼……

           这宠缘,真是好到不可思议呢。
     

                          【十】

           今天早上灰原小姐是被吵醒的。

           起床穿衣一看,原来是服部和诸星打架,柯南在劝架。

           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最终结果是诸星赢了。

           但由于诸星与服部在客厅里的战绩,灰原小姐罚它们两个不能吃早饭。

          然后,灰原小姐偷偷看到柯南把自己碗里的猫粮分成三份,各给了诸星与服部一份。

                         【十一】

          阿笠博士给灰原小姐创了一个群。

           让她多发几张宠物照在群上。

           意外地很受欢迎。

      

     

〖快新〗谎言

(二)陌生

他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陌生的呢?
还是说,我从来没有认识到他本来的样子?

我不知道。

也许真是年纪大了,我最近总是能回忆起过去的我们。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多好听的句子。

只可惜,我和他,从来只能做到前一句。

无意间翻来我们的婚纱照。

多年前那个抹茶色头发的少女的话又一次在我耳旁响起。

【你甘心吗?】
这是她问他的话。

在我们婚礼那天。

我至今记得,那天天气十分好,窗外阳光明媚,正照在那位少女抹茶色的短发上,却无声地给她那漂亮如瓷娃娃的增添了几分冷意。

他们谈话的地方选在了我和他办婚礼的酒店的一个小房间。

我当时看到也是个意外。

可这并不是重点。

【你甘心吗?】
短发少女平静地问道。

【那你呢?你甘心吗?】
他嘴角勾起,露出我所不熟悉的笑容。

长久的平静。

【你和他还真是像。】
半响,短发少女才打破了这份平静。

【你来就是说这个的?】
他有些不耐烦,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皱了皱眉。

【当然不是。我是来给你这个的。】
短发少女从包中拿出一个鲜红的请贴给他。

【是吗?这么快么?】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地用沙哑的声音吐出话语。

【其实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冷血,一个连结婚请贴都不敢给,另一个……】

【告诉他,我会准时参加的。】
他的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怎样。

【小小姐,其实有一点你说的对,我和他,真的很像。也就因为这份相似,我和他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但我从未后悔。我也相信,他也一样。】

我们的婚礼准时开始,他又恢复了如往常般的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他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而我,不能。

我专门请了侦探来调查。

发现了一个所谓的最不可能的真相。

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爱他。
所以我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就这样,欺骗了自己几十年。

在父亲眼中,我是世上最美的蓝宝石,可在他眼中,最美的蓝宝石永远只会是他。

永远。

青子篇完。

〖快新〗谎言

Sapphire――蓝宝石

(一)过去

【青子,你知道在爸爸心里什么是最漂亮的宝石吗?】

站在宝石面前的父亲一身警服,笑着摸了摸年幼的我的头,低头问道。

【是什么?】

我努力的抬起头,认真的问道。

【当然是青子啊。青子可是爸爸心目中最漂亮的宝石哦。】


【不行,这个宝石也配不上他……】

【喂,快斗,你在干嘛?】

我看着不同以往的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没,没什么,笨蛋青子,你走路就不会发出声音吗?真是吓死我了。】

他连忙把手中的手机锁屏,又同往常一样瞪着我。

【真是的,笨蛋快斗,我站在这儿这么久了,现在才发现,你才是个笨蛋白痴好吗?】

我无视心中的酸意,转身如平常一样离开了。


【爸爸,这次又是要去捉基德吗?】

我第一次如此忧心地看着父亲,问道。

【是啊,这一次可是基德最后的‘表演’,如果错过,那家伙可不知道又会躲几年。抱歉啊,青子,爸爸约定等爸爸抓到基德,就一定会好好陪你过个生日的。】

【不……】

父亲离开了家,就再也没有回来。



【青子,对不起,我……】

【不要说了,我不听我不听,爸爸是不可能会死的,他答应我会陪我去游乐场,陪我过生日的,你别想骗我,滚!滚!你出去!你出去啊!】

屋里的东西一团糟,他看着我,转身走了出去。

而我慢慢坐下,低头哭泣。


又来了。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慢慢地睁开眼睛,早已睡意全无。

我转头看向身旁躺着的人,第一次觉得他是如此陌生。

其实我知道的,他爱的不是我。
但我却如此自私,不想放他离去。

我只有他了。

哪怕我清楚的明白,是他,间接害死了我父亲。

那是我此生最大的痛苦。

〖快新〗谎言

(二)正视

对于那场灾难,我到如今也不愿多说。

因为一但想起,就会落入一个个脱离不了的噩梦。

梦中,有他,有我,有那些……我至今记不住全部名字的笨蛋警察与FBl。

他们都死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没几个活下来的。

都是因为我。

如果不是我任性的“计划”,如果不是……

直到今日,我依旧会梦见他们。

它让我不得不正视那场灾难。

【不正视过去,是没有未来的。】
可是啊,新一,我还是做不到啊……

我们终究还是分手了。

我们分手的时候很平静,平静如同一池清水,只要扔下一颗石子,才会发现这平静下的波澜。

很形象的比喻。

这是那位小小姐说的。
但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石子能让这池水起波澜了。

因为我们的分手,很可笑。

因为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女人分手。

那两个女人,都是我们彼此的青梅。

她们有几乎相同的相貌、腰围、身高,以及……经历。

那场灾难,给我和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后遗症。

他的青梅,很戏剧性的失忆了,却可笑的只记得他一人。

而我的青梅,很戏剧性的失去了可以说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能信任的人,只有我了。

真是有够戏剧性的。

可以说是晚八点的狗血剧。

可这狗血剧却活生生地来到了现实生活中。

多年后,他果真如他所言,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名侦探。

但再也没有一个轻狂自大的怪盗了。

正如我再也拿不下扑克脸了。

【快斗,你真是像极了你的父亲呢……】

快斗篇完。

〖快新〗谎言


poker face――扑克脸

(一)忘记

我已经忘记该怎么拿下扑克脸了。

我第一次听到扑克脸这个词,是在我五岁那年。

当时父亲把一把扑克牌摆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教我用扑克牌变魔术,我仔细看着父亲那双神奇的手,兴奋不已。

【快斗,记住,最重要的事是不要忘记扑克脸。】

我当时愣了愣,父亲也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如往常一般微笑着向我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必须处事不惊,就像打扑克牌一样,发牌之后,永远要隐藏你表情上的细微变化,这就是扑克脸。】

那时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不知晓自己的未来因此转变。

我六岁那年,被扯进了一起绑架案中,我被关在一个死鱼市场中的一个小房间,小房间里满是睁着眼睛的死鱼,结果很多年后还是很讨厌鱼。

现在也不例外。

如果他还在我的身旁,他绝对会让我克服这一恐惧。

可是,没有。

因为,他不在了。

永远回不来我的身边了。

我终于还是戴上了扑克脸。

没有人知晓,我那面具下的情绪。

也没有人知晓,我那笑中的苦涩。

除了他。

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复杂。

我们曾经是宿敌、爱人,可现在,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再遇见他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侦探。

这个可能性与火星撞地球的机率差不多。

可是,火星好像真的撞地球了。

我第一次遇见他,并不是十分愉快,完全可以用一个糟糕透了来形容。

他让我的表演提前退场。

坠入地面的我狼狈万分,而直升机上的他笑容明媚。

却让我如此记了一生。

但我一直以为我和他的真正初遇,是在杯户酒店天台。

我年少轻狂,他亦是。

可是,到最后,却依旧落得如此下场。

一想到这,我有些不甘心。

可再不甘心,也都回不去了。

现在想来,早已有几十年了。

江古田钟楼和杯户酒店早已不复往日。

如同我和他。

我后来才知道,我们的分开是必然的。

从那场让我们分开的灾难开始。

〖快新〗谎言

(二)旁观

我计划逃出这个组织。

不管是当时的自己还是很久之后的自己,我都以为那是我这一生做过最冒险以及最胆大的事之一。

但那时的自己却压根没有考虑过后果,不,也许不是没有考虑,而是不敢考虑。

我的计划一直在变,我曾经也想过,如果我早一点完成计划,是不是,姐姐就不会死?

某天晚上,组织派我去一个和青梅竹马去游乐场却不小心遇到琴酒结果吃下我造的新药然后连遗体都诡异失踪的倒霉蛋的家。

好吧,说实话,我也觉得这种搜查没有任何意义,直到我发现那个倒霉蛋七岁的衣服不见了后。

于是,我结合了实验体今早的诡异现象然后判断出一个连自己都认为不可思议的结论。

那个倒霉蛋没有死,只是变小了,准确来说是变小了十岁。

然后,我看着书桌上熟悉又陌生的照片终于想起我在某天清晨看到的青梅竹马的两人。

回到实验室,我把那个倒霉蛋的不明改成了死亡,并近而确定了我的逃离计划。

但姐姐她没有给我任何机会。

她死了。

我第一次那么强烈的反抗组织,因此被关禁闭。

其实吃下我自己研制的药物变小并不是我所想要的计划,但那是我最后的保底计划。

因为它的不确定性太强,我不能让姐姐受到任何的一点危险。

但这也不需要考虑了。

因为姐姐,已经不需要了。

我赌赢了,我成功的逃出了组织。

然后改名换姓,成为了灰原哀。

当时不知为什么,一见到这个“哀”字,我就用它做了我的名。

现在想来,真是应了我的一生。

一生悲哀,注定无人知晓。

我最终还是与他见面了。

在帝丹小学的一个普通教室里,我用我和他都能听见的细小声音说出了那颗药的名字,我看着他从震惊到疑惑再到警惕的表情,露出充满恶趣味的笑。

此时的我不知道,他会成为我一生中的劫。

更不知道,我将会亲眼见证这世界上最无奈也最深情的爱情。

第一次见到小偷先生,似乎是在一次少年侦探团的冒险中。

再这之前,我已经从他口中听过无数次小偷先生的名字。

从他那一提到他那炽热并闪耀着的眼瞳中,我也有了几分好奇。

能得到他重视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呢?

【这家伙还是这么装模作样。】

他看着用滑翔翼随风而去的小偷先生,不屑地吐出这样的一句话,可他眼底的笑意,到底还是没有骗过我。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一抹笑意,是对宿敌的赞赏,也更是,他们的缘分的开始。

亦或是结束。

我亲眼看着他们相恋,并祝福他们。

我亲眼看着他们分离,并深深叹息。

我亲眼看着他和那位天使的婚礼,很美也很漂亮。

我亲眼看着小偷先生和青子小姐的婚礼,很幸福也很美好。

这一过程,犹如看一场戏。

一场可笑至极的戏。

我知道他们为何分开,也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

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

就如同英国的女王,永远不能参政。

只能是一个国家的象征物。

华丽而不实。

最后,我的一生,就如此度过了。

女王篇完




下一篇正式进入正题。
在这篇文里,他们因为命运相遇,也却因为命运而分离。
可以说,有一种不得不这样做的责任,他们逃不了,也放不下。
因为灰原本身能看到的故事并不多,所以就只能写的这么短小。
下一篇会多写一点。



〖快新〗恋爱日记(工藤篇·灰原篇)

工藤篇
7月5日   第四幅名画
不对劲。

那个小偷从不会看上除宝石以外的东西的。

虽然说这只是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判断出的……并没有实际的证据。

但这确实让人感到疑惑。

不过就算不是那个小偷发来的,他也一定会来的。

这种每次遇上案件与谜团时从心中发出的愉悦感又一次出现在我的心中,并且这个谜团对象还是那个小偷。

真该死,居然在我与他的对决前发生凶杀案,喂喂,大叔你居然认为那个家伙是凶手,也是有够……糊涂的。

那个小偷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就像他不会看上除宝石以外的东西一样。

而且我已经找出真正的凶手了。
也找到他了。

那个小偷要这么注意我干嘛?就算刚才没看出他来我也会疑惑的好吗?真是讨厌啊,这种被他小看的感觉。

但我已经给了他一个教训了……看你下次还会不会小看侦探!

灰原篇
7月6日      第四幅名画
今天工藤的心情令人意外的好。

连在课堂上睡觉都嘟囔着:“看你还敢不敢小看侦探。”

哎,小林老师真不容易啊,这次的奖金估计又是要泡汤了。

不过,工藤,连小偷先生都可以进入你的梦里,那我,会不会有一天能出现在你的梦里呢?

不可能的,明明已经无数次提醒自己了,可是,我……

真是不甘心啊。

但是,我终究还是配不上他啊。

配不上如太阳般温暖的他啊。

所以,只要能陪伴在你身旁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