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月影

〖快新〗谎言

(二)旁观

我计划逃出这个组织。

不管是当时的自己还是很久之后的自己,我都以为那是我这一生做过最冒险以及最胆大的事之一。

但那时的自己却压根没有考虑过后果,不,也许不是没有考虑,而是不敢考虑。

我的计划一直在变,我曾经也想过,如果我早一点完成计划,是不是,姐姐就不会死?

某天晚上,组织派我去一个和青梅竹马去游乐场却不小心遇到琴酒结果吃下我造的新药然后连遗体都诡异失踪的倒霉蛋的家。

好吧,说实话,我也觉得这种搜查没有任何意义,直到我发现那个倒霉蛋七岁的衣服不见了后。

于是,我结合了实验体今早的诡异现象然后判断出一个连自己都认为不可思议的结论。

那个倒霉蛋没有死,只是变小了,准确来说是变小了十岁。

然后,我看着书桌上熟悉又陌生的照片终于想起我在某天清晨看到的青梅竹马的两人。

回到实验室,我把那个倒霉蛋的不明改成了死亡,并近而确定了我的逃离计划。

但姐姐她没有给我任何机会。

她死了。

我第一次那么强烈的反抗组织,因此被关禁闭。

其实吃下我自己研制的药物变小并不是我所想要的计划,但那是我最后的保底计划。

因为它的不确定性太强,我不能让姐姐受到任何的一点危险。

但这也不需要考虑了。

因为姐姐,已经不需要了。

我赌赢了,我成功的逃出了组织。

然后改名换姓,成为了灰原哀。

当时不知为什么,一见到这个“哀”字,我就用它做了我的名。

现在想来,真是应了我的一生。

一生悲哀,注定无人知晓。

我最终还是与他见面了。

在帝丹小学的一个普通教室里,我用我和他都能听见的细小声音说出了那颗药的名字,我看着他从震惊到疑惑再到警惕的表情,露出充满恶趣味的笑。

此时的我不知道,他会成为我一生中的劫。

更不知道,我将会亲眼见证这世界上最无奈也最深情的爱情。

第一次见到小偷先生,似乎是在一次少年侦探团的冒险中。

再这之前,我已经从他口中听过无数次小偷先生的名字。

从他那一提到他那炽热并闪耀着的眼瞳中,我也有了几分好奇。

能得到他重视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呢?

【这家伙还是这么装模作样。】

他看着用滑翔翼随风而去的小偷先生,不屑地吐出这样的一句话,可他眼底的笑意,到底还是没有骗过我。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一抹笑意,是对宿敌的赞赏,也更是,他们的缘分的开始。

亦或是结束。

我亲眼看着他们相恋,并祝福他们。

我亲眼看着他们分离,并深深叹息。

我亲眼看着他和那位天使的婚礼,很美也很漂亮。

我亲眼看着小偷先生和青子小姐的婚礼,很幸福也很美好。

这一过程,犹如看一场戏。

一场可笑至极的戏。

我知道他们为何分开,也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

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

就如同英国的女王,永远不能参政。

只能是一个国家的象征物。

华丽而不实。

最后,我的一生,就如此度过了。

女王篇完




下一篇正式进入正题。
在这篇文里,他们因为命运相遇,也却因为命运而分离。
可以说,有一种不得不这样做的责任,他们逃不了,也放不下。
因为灰原本身能看到的故事并不多,所以就只能写的这么短小。
下一篇会多写一点。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