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月影

〖快新〗谎言


poker face――扑克脸

(一)忘记

我已经忘记该怎么拿下扑克脸了。

我第一次听到扑克脸这个词,是在我五岁那年。

当时父亲把一把扑克牌摆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教我用扑克牌变魔术,我仔细看着父亲那双神奇的手,兴奋不已。

【快斗,记住,最重要的事是不要忘记扑克脸。】

我当时愣了愣,父亲也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如往常一般微笑着向我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必须处事不惊,就像打扑克牌一样,发牌之后,永远要隐藏你表情上的细微变化,这就是扑克脸。】

那时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不知晓自己的未来因此转变。

我六岁那年,被扯进了一起绑架案中,我被关在一个死鱼市场中的一个小房间,小房间里满是睁着眼睛的死鱼,结果很多年后还是很讨厌鱼。

现在也不例外。

如果他还在我的身旁,他绝对会让我克服这一恐惧。

可是,没有。

因为,他不在了。

永远回不来我的身边了。

我终于还是戴上了扑克脸。

没有人知晓,我那面具下的情绪。

也没有人知晓,我那笑中的苦涩。

除了他。

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复杂。

我们曾经是宿敌、爱人,可现在,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再遇见他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侦探。

这个可能性与火星撞地球的机率差不多。

可是,火星好像真的撞地球了。

我第一次遇见他,并不是十分愉快,完全可以用一个糟糕透了来形容。

他让我的表演提前退场。

坠入地面的我狼狈万分,而直升机上的他笑容明媚。

却让我如此记了一生。

但我一直以为我和他的真正初遇,是在杯户酒店天台。

我年少轻狂,他亦是。

可是,到最后,却依旧落得如此下场。

一想到这,我有些不甘心。

可再不甘心,也都回不去了。

现在想来,早已有几十年了。

江古田钟楼和杯户酒店早已不复往日。

如同我和他。

我后来才知道,我们的分开是必然的。

从那场让我们分开的灾难开始。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