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月影

〖快新〗谎言

(二)故土

我又梦见他了。

不知,不,应该是从几十年前定居美国开始,我便一次又一次地梦见他。

有时是他17岁时,在夜暮之下,温柔地亲吻着幼小的我的手背,表情有些无赖,还有些那时我说不清的情绪,眼底里的还有几分奸笑;有时是他18岁时,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对我露出和以往不同的温和轻笑;有时是他19岁时,在情人节时偷偷扮成快递员给我送一束蓝玫瑰花,害的我被兰追问了一个礼拜;有时是……

原来,我到底还是没有忘记他啊。

【新一新一,如果,我是说如果,但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哦,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或娶了别人,你会怎么做?】

那时的他一如往常一样有些无赖地问我,口中还含有我给他买的巧克力。

【我会忘了你,把你忘得干干净净。】

那时的我一如往常一样翻着不知看了几百次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就随口一说道。

抬起头时,果然看见某人忧伤的表情,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但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再一起么?】

【嗯,新一,我绝对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我一定会爱新一一辈子的!】

现在一想,只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了,就算被人誉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就算拥有聪明的头脑,可到底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

这一次我梦到了我和兰的婚礼。

那时我被嫉妒所驱使,一时冲动,让灰原帮我送去了我和兰的结婚请贴。

灰原当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答应了我。

可她的眼神中,透露出那时我所不懂的情绪。

那时的兰,身体恢复得很好,除了记忆依旧没有恢复外,已经可以正常行动。

众人听闻我的婚讯时,都表现的十分诧异,但都没有阻止我,是啊,在他们眼中,我和兰是理所当然,是天作之合,是命中注定,不是吗?

可那时的我,只想着,算了吧,除了他,和谁过,不都一样?

于是,婚礼愉快的进行。

于是,他来了。

于是,我们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过了几年后,他果然成为了超越他父亲的魔术师。

而我,也成为了一个在世人眼中真正的名侦探。

可我其实早已不是一个合格的侦探,我可以正视过去,可以正视未来,却独独正视不了他。

评论(2)

热度(22)